news center

他是袁立背后的男人,他在做着和崔永元一样的事

他是袁立背后的男人,他在做着和崔永元一样的事

作者:戚卮巧  时间:2017-11-07 05:06:38  人气:

是的,袁立又火了,因为力挺崔永元! 上一次火,是半年前,因为一档叫做《演员的诞生》综艺节目,更因为“尘肺病”袁立为600万尘肺病人呐喊的决绝真的让人心疼 尘肺病,也许生活中我们很少会留意这三个字,但它却是我们身边一个真实又沉重的存在最近网上有一篇文章公布了一组新的数据令人震惊,全国尘肺病患者超过600万!而且死亡率惊人,尘肺病人病发后,一期患者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二期患者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如果到了三期,连日常起居都需要人照料“基本是等死的过程” 好多尘肺病的患者,在发现患病后的两三年内就去世了“有的人上午还在和人正常地聊天,下午就去世了一口气上不来,人便开始抽搐体温会变得非常高,有四五十度,人是忍受不了这种温度的,难受得在地上打滚最后呼吸不上来,或蜷缩着或跪着死去” 因为一个叫做“大爱清尘”的社会组织,袁立接触并去关注了尘肺病为切身体验尘肺病患者的工作环境,她亲自下到了几百米深的矿井;她和他们同吃同住,给他们钱看病;她为他们呼吁呐喊,想以切身之行,撬动全社会更大的力量,去关爱千尺之下的尘肺病矿工 “如果你是一根蜡烛,你就散发蜡烛的光辉照亮周围的人;如果你是一盏灯,你就发出灯的光芒去照亮周围的人我们应该尽量给更多的人带来温暖,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的温暖,更加的美好” ——袁立 而他,正是“大爱清尘”的发起者,站在袁立背后的男人是他影响了袁立去关注尘肺病群体,并由此揭开中国尘肺病黑幕的冰山一角 他叫——王克勤 他原本是一名著名的媒体人,被誉为“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中国的 “Lincoln Steffens” 2010年7月31日,南方周末与东方卫视在北京大学举办的“2010年中国梦践行者”致敬典礼上,其被致敬理由如下: 王克勤,中国新闻界最具份量的核潜艇当看不见他的时候,他在水下默默潜航;而一旦他浮出水面,一定就是对黑恶势力致命的一击王克勤为中国新闻界竖起了标杆,昭示着中国新闻界可能达到的专业高度和精神高度 他正式跟文字,跟新闻打交道,是在1989年那年,他进入甘肃经济日报社在处理一些上访材料时,他觉得看到了自己“骨髓里的东西”由此,走上“揭黑之路” 数篇调查报道面世后,他也因此遇到了些麻烦据说,曾有黑道扬言,要花500万高价买他的人头,当时甚至有警察荷枪实弹的陪着他住了几天,“和他们一起嗑瓜子,心里却特别害怕尽量不把信息告诉家里人,把他们都打发到乡下去了”这段传闻让他被戏称为“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 2002年,王克勤去了北京,后相继推出《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等报道随后与央视前记者柴静等人被评为“中国记者八大风云人物” 他曾发誓要做调查记者直到80岁,然而,50岁不到,做了100多位尘肺病农民的采访报道后,他却“阴差阳错”成了一名公益人 2011年6月,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大爱清尘•寻救中国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呼吁社会关注尘肺病农民工 “起初,我并不希望以个人身份来承接大爱清尘项目”,他说,“自己本质上是内敛的知识分子,希望低调,却因各种机缘被推到前台但前台的日子并不好过” 但他见不得一个又一个的尘肺病农民被活活憋死,所以硬撑着上阵:“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帮一点是一点” 2012年5月27日,王克勤带领安徽志愿者赴六安探访时给患者指导如何使用制氧机 他将做公益比作从商,他认为在不同的时期应该采取不同的策略,无论高调与否都不会作为公益的常态“人道原则,守护生命” 他把这作为他做公益的源点 他也曾做过对比,做公益比做记者难多了一路走来,在公益路上要“低头”的地方不少 “当把公益做到这个份上,像拉着人力车爬上坡路,一旦停止就会崩塌身后上千万个人背后有上千万个家庭,没有理由放弃” 他在大爱清尘的缘起与初创一文中引用过一句话 “爱在爱中满足了”其实许多人都和他一样,怀着愿景投入自己所爱的事业里,这是一种责任感但后来,肩上布满了现实生活中的压力,理想主义的人们开始迷茫,现实主义的人开始逃避,从前的一腔热血开始向现实屈服了 但至少他做到了,这样的责任感,让他从新闻人做到了公益人 2015年9月21日,王克勤在印江县天堂镇探访时核查患者陈述的身体疾患 他自诩在过去的人生岁月中经历了两种人生第一种人生叫新闻记者人生,第二种人生叫公益行者人生从记者到公益,他都是逆风前行,功夫不负有心人,苦心会换来赢得世界 六年多来,大爱清尘在全国28个省市区累计帮助6万多尘肺病农民兄弟截至2017年11月30日,累计筹款51522689.87元截至2017年12月8日,累计救治患者2444人,累计发放制氧机2695台,累计助学5441人次累计发放爱心包裹64217件在全国已建立56个工作区站点,志愿者达8600多人 公益界评价大爱清尘是:公益中的公益,帮助的是弱势中的弱势! 如今,作为长江商学院公益奖学金的获得者,王克勤将站在更好的平台上发挥更大的能量,相信有一天,他会实现办公室沙发上的梦: “我蜷在沙发上做了一个中国梦,梦里尘肺病在中国彻底消失了……” 2015年袁立、王克勤受聘成为郧西县尘肺病防治工作顾问 第二种人生,王克勤 1.仅仅呐喊对改变是有限的 先说说我做记者的人生经历,我做记者严格来讲曾经一度非常的不爽,因为有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你要说真话,你要揭露真相,就会触及很多人的利益,会让很多人很难受,甚至会危及他的生死利益 我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那一年,我当时在甘肃经济日报那一年的上半年我揭露了当年影响最大的兰州证券黑市导致一百多人送进监狱,也是这一年,有黑社会扬言说要拿五百万要我的人头,也是这一年,警察荷枪实弹的住进了我的家来保护我的安全,也是这一年我被所在单位又给开除…… 这一年跌宕起伏,我觉得人生走到了低谷,到了绝望的程度新闻生涯走的很不容易,想起来确实做得很艰辛,好多人说你一开始就是为为民请命的吗我说不是 1984年我当年毕业以后,被组织部选拔到中共兰州市委,在市委里面的一个部门当秘书 我一开始做记者很简单,为钱,为money我是兰州人,我最开始写新闻是就是为了一碗兰州牛肉面 85年的时候跟我一个办公室的老张,每天把基层送上来的材料整编修改以后,寄给当时的兰州报甘肃日报,过几天甘肃日报和兰州报就会把他写的简讯发表在报纸上,一个小豆腐块再过几天,就会有一块钱或者两块钱的稿费寄给老张,我当时想老张能干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干这事,于是大量类似的材料被我抱回宿舍然后,稿纸是市委的,信封是市委的,从市委寄出去的邮件不需要收邮票, 没有任何成本从这我就开始无成本经营和生产,每天给各个媒体寄稿子,然后过一阵子就有豆腐块的稿件发表在报纸上,再过几天就有一块钱两块钱的稿费寄到我的办公室 一块钱,当时的一碗兰州牛肉面一毛八,一块钱相当于五碗牛肉面,从此乐此不疲的开始了我的新闻生涯 好多人说你最欣赏的是什么话?我最欣赏的是“不为帝王唱赞歌,只替苍生说人话”为更多的普通人,为更多的普通老百姓呐喊奔走 2. 如果我是尘肺病人 2009年的时候,我遭遇了一个病种叫尘肺病 这一年的六月份,河南有一个农民叫张海超的开胸验肺,这事件当年曾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一年的年底,我当时在甘肃的记者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说:“王老师甘肃鼓浪有120多位尘肺病人,在生死线上苦难的挣扎,死亡了好多人,很多人这一年可能就过不去了地方媒体不能报道,请求中央媒体支持” 这几年我形成了新闻价值观,再多的钱跟人命相比,人命重于天于是我做出决定,立即派记者前往甘肃鼓浪,进行深度调查 2010的1月20号一篇关于甘肃鼓浪的尘肺病问题的深度调查发表,这些尘肺病农民得到当地县里,政府的农村低保一个微小的改变,这一年年底甘肃鼓浪有三个尘肺病病人来到北京,找到了我,他说王老师:“我们来感谢你,送来一面锦旗,希望你们进一步的报道我们还有人处境非常艰难,我们医疗问题,生活问题实际上没有解决” 3. 大爱清尘,能救一个是一个 此后接着我开始深度的关注尘肺病农民,发现尘肺病农民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2011年的六月十五号,发起了大爱清尘这样一个公益基金到今天为止已经四年多了(演讲时间为2015年),大爱清尘提出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帮一点是一点,四年多来我们累计救治了一千三百六十三人有一千六百二十个孩子被助学,重返校园 送过七百多台制氧机让他们有正常的呼吸,到现在有二十多个省几万尘肺病农民因为我们的救援得到了帮助和改善 好多人说大爱清尘你们做的这些有意义吗我说有意义 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好多尘肺病农民家妻子跑了,当几千个大爱清尘志愿者在中国的山村奔走的时候,他们会发现,穿大爱清尘的服务衫的绿马褂的好多志愿者来到村里,把村里普遍不待见的尘肺病农民给他们伸出了手,远在他乡的妻子,已经离开家里几年的女性被感化了,回来了我们的志愿者经常接到电话说我是谁谁的老婆,是谁谁的老婆回来了,庭院里有了生活的气息,这就是非常具体的改变 因为我们点点滴滴的努力已经给众多的家庭带来这样的欢笑,带来这样的生机,带来这样的改观更重要的是给更多的在生死边缘的生命带来了活下去的改观,这叫救命,这叫救援 4. 背负伤痛咽下眼泪, 面带微笑坚定前行 六月十五号启动的全国救援性救援项目到六月二十八号,半个月,全国公募项目上只有三笔捐款,2500块,其中2000块还是我们自己捐的,来自社会的捐款只有一笔500块钱 2011年微博正好在快速崛起,我就每天疯了一样发微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尘肺病农民这样一个项目这样一个情形告知给更多的人功夫不负有心人,苦心会换来赢得世界,七月份一个月大爱清尘获得善款五十三万 好多人跟我说王老师你有什么感受我说当时在做整个大爱清尘的整个推动过程中,我的感觉就是我从西部来的一个傻小孩,傻傻的 人们的不理解包括各种的诋毁,我认定了一个方向往太阳的方向,一直在跑,原来诋毁你的人,骂你的人,看这人这傻子还在跑,还在跑就开始在反思自己,这傻子是不是跑的是对的 原来犹豫的人开始支持你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人世间没有什么比救命更重要的,这是合乎天道人道地道,道道皆通的天地之大道,所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有更多的人来支持你,我们一起来拯救救治几百万的尘肺病农民,大爱清尘就是这样做起来的 我当时给我们很多的志愿者讲,我说背负伤痛咽下眼泪,面带微笑坚定前行,没有什么抗不过去的风浪,没有什么趟不过去的河流,只要坚定地走下去就能改变现实,就能改变我们的人生,也能改变更多的普通老百姓的人生和命运 生于这个社会,有些人时常哀叹: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完美,所经之处也许会碰到阴暗的一面;但我们也应该庆幸:毕竟,还有一些人,在勇敢地冲破黑暗,即使因此失去已有的光环! 崔永元、白岩松、柴静、王克勤……他们是有良知的媒体人,也是我们所能看见的中国的希望;虽然他们也会被骂做“疯子”、“傻子”、“炒作作秀”甚至“美分、汉奸、卖国贼”,但他们的心有人能懂,他们的路有人追随,他们的付出能够换来哪怕一点点的变好,便已足够对于那些躲在阴暗里意淫喷射的宵小之辈,随它去,别理会! 有些人心存恶意,有些人看见美好;有些人习惯了怀疑,有些人始终坚信;有些人活在井底,有些人仰望星空;有些人跪下就不想起来,有些人永远站立!